歡迎你進入我的「心」!... 徐錦堯
 

徐錦堯文選

我有一個瘤 2011年02月07日

主診醫生昨晚對我說:「根據你的磁力共振(MRI)報告,你的腦幹傍有個直徑二厘米多的瘤壓住你的聽覺神經,導致你的耳朵出現問題;明天我會帶同一位腦科專家來決定該怎麼辦?」我聽了沒有什麼特別反應。

我曾經宣揚:「天主容許發生的一切,都是為我們度身訂做,為我們最大的好處而安排的。」「痛苦是天主化了妝的祝福。」「如果天主關了一扇門,他必要開一隻窗。」所以要「常常喜樂、事事感恩。」事事,也就是指一切的遭遇,沒有例外,包括腦幹傍有個瘤以及可能出現的生命危機。

我問自己:我相信上面的話嗎?在腦科醫生未來之前,當一切都是「懸疑」(即最可怕)的時候,我想立刻寫下我當時的感覺,和大家分享。

知道這消息,昨晚反而是我睡得最熟的一晚,因為我不感到有危,只有機;而沒有危,因為我可以放得下。
放得下,因為我沒有什麼憾事。沒有仇人,沒有怨恨,沒有非分之想,沒有未寬恕的人或事,不為未完成之事而擔憂,不覺得這個世界不能沒有我……。

我要做的事都做完了。寫了大小七十本書。我思想的六大範疇:教理、倫理、家庭、小團體、靈修、三年的主日道理,已經有完整的箸作來表達。今年七、八月間大陸修女們來教研受訓時,我更把全程的上課攝錄了下來並全部製作了VCD,而她們的大大小小問題,我也給了她們我認為符合梵二精神、聖經、中國文化和切合生活的回答。我希望的聖經與文化、信仰與生活、宗教與社會的結合,也已開了個頭。我去過作培訓的大陸各地方教會已有五十四個。為海外華人作培訓的地區也去了不少。在台灣辦的培訓活動也有整整十年。再妄想就是貪得無厭了。

我享受我的工作,並已做了差不多六十年快樂的人和三十一年快樂的神父。我本來一無所有,忽然什麼都不缺少,我感恩都來不及,那有餘閑去抱怨?我享受我工作的原因是我從不把兩件工作放在一起,所以我不感到工作的壓力。我在香港就忘了大陸,在大陸就忘了香港,寫文章時,身邊的一切都不存在,上課時就只想到坐在我前面的那群人……。我也從不為講什麼而「頭痛」,因為我寫的東西本來源自我的經驗,從經驗而來的理論最易表達;在不同人面前要加上的,也只不過是新的經驗和印證。我講聖經時,中國文化就從腦中閃出;講中國文化時,聖經也會自動浮出來。然後就是我讀過的散文、看過的電影、古今的趣聞、自己或朋友的經驗等等,都是我津津樂道的題材。我給人上課,就像和朋友聊天,也是一點壓力都沒有的,可說是比放假還放假。

我還在期待這次意外會給我帶來驚喜。今年剛好是我的耳朵發炎、流膿、流水煩了我的四十周年;四十年中,我見盡醫生吃盡藥。中、西名醫,針灸、草藥,正方、偏方都試過無數。我還去過露德浸聖水,也在據說有治病奇恩的基督教牧師和天主教神父手中求過醫,一切無效。這個耳朵使我不能熟睡,我的頸和肩常常令我痛到不能入睡。也許,和這個陪了我四十年的瘤兄道別以後,我又可進入人生的另一境界:不管那是天上還是地下!

我還有個怪思想。許多人要我找個傳人,哪裡找?說不定,如果我真的死了,我卻幾乎可以肯定會有「青出於藍」者的出現。莊子說:「薪盡火傳」,薪不盡,火又怎傳呢?

想到這裡,我昨晚睡了一個近期最濃的覺,真是因禍得福! 

2016年08月28日

我投票選議員的標準


2011年02月07日

風雨晦明三十年


2011年02月07日

我有一個瘤


2011年02月07日

讓愛變成曲調


2010年12月22日

徐錦堯著作及教研中心其他出版


2011年02月07日

六十感恩祭講道詞


2011年02月07日

讀者心聲:答亞Joe


2011年09月14日

「中國新福傳」參加者感想


2011年02月07日

悼亡母,頌主恩


2011年02月07日

給永助,我的母校


 

徐錦堯@fr.luketsui.idv.hk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