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你進入我的「心」!... 徐錦堯
 

徐錦堯論盡天下

歐洲福傳之旅雜感 2011年02月07日

從沒想過去歐洲福傳,那裡有的是修女、神父、神學家、佈道家,甚至也有許多讀過神學的平信徒,有會說華語的神學家。

是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大陸講學時接到歐洲來的一位陌生神父的電話:「徐神父,你能於聖神降臨節這個週末來慕尼黑為這裡的中國留學生和華人團體講道嗎?那些外教的大學生似乎較易接受你的『正視人生』的信仰。」我心知機會不大,但不好讓人難過,只好說待我回香港再看看。一回港,就看到桌子上留下的便條:「徐神父,德貞中學聖神降臨節那天不能借出禮堂給教研作彌撒。」彌撒開不成,不如去歐洲!也許,這就叫天主的安排吧?

去歐洲,買的是經巴黎機場轉機的減價票,可那個新建成只有一年的機場卻於我出發前兩天無端端的塌了一個客運大樓,那正是國際航線所經的大樓!我無法更改機票,就這樣出門了。為保平安,只好多唸幾篇經!
如果去歐洲只福傳三天就回來,似乎有點浪費,因為光坐飛機便已經要花二、三十個小時,不如順便去羅馬看看。畢竟,這是教會的中心、最多神職人員的地方、世界文明發源地之一。在那裡還有我的母校傳信大學,我和她一晃之間已闊別了足足三十三年!

要去講道的地方,原來是德國慕尼黑一個十分著名的本篤會修院St. Ottilien。那個修院大得像個小市鎮,有巍峨的聖堂、莊嚴的會院、豪華的賓館、大片的耕地、美麗的園林,甚至還有出版社和一個小型的博物館。一路參觀,我有點劉姥姥入大觀園的感覺,再回顧我們小小的教研,不期然想起劉姥姥向?姐說過的話:「你老拔一根寒毛,比我們的腰還壯哩!」

和加拿大、美國、澳洲、東南亞等華人團體比起來,歐洲最大的問題似乎是缺少常駐的華人牧者。這次來參加的巴黎、維也納、聖奧斯定、慕尼黑等華人團體,都是清一色由留學歐洲的中國神父協助管理,有些根本是由當地的歐洲神父負責。

臨走的時候,他們當然想邀請我再去福傳,但我想起中國大陸這大片需要福音澆灌的地方,真不知何時再能重新踏上歐洲的福傳之路。我只能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到耶穌下面說話的迫切性:「莊稼固多,工人卻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他的莊稼。」(瑪9:37) 

2011年02月07日

世貿中心、九一一


2011年02月07日

多極世界與世界大同


2011年02月07日

歐洲福傳之旅雜感


2011年02月07日

為消除誤會而努力


2011年02月07日

李洪志的法輪功和他的神通大法


2011年02月07日

從中美軍機碰撞說世界和平


2011年02月07日

世界胸襟是什麼?


2011年02月07日

聖父年的省思


2011年02月07日

和法輪功碰個正著


2011年02月07日

西方國家的自大與貪婪


 

徐錦堯@fr.luketsui.idv.hk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