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四主日 2019年02月03日


常年期第四主日

真人、真知、真權威

讀經一:(申18:15-20):天主要派遣先知為他代言
讀經二:(格前7:32-35):要一心一意事奉主
福 音:(谷1:21-28):在葛法翁講道驅魔
中國文化: 巧言令色,鮮矣仁。有真人而後有真知。有意不患無詞。

耶穌和門徒到了葛法翁,他隨即在安息日進入會堂教導眾人。人們對他的教導都感到驚訝,因為他教導他們,像一位有權威的人,與經師們不同。當時,在會堂裡有一個附魔的人大聲說:「納匝肋人耶穌!我們與你有什麼相干?你竟來毀滅我們!我知道你是誰,你是天主的聖者。」耶穌斥責他說:「不准說話,離開他走吧!」邪魔使那人痙攣了一陣,大聲叫著,就從他身上走了。
(谷1:21-28)

今天馬爾谷福音所記載的,是耶穌受洗和召選了幾位門徒以後,進入會堂所作的第一次公開講道,並行了第一個驅魔的奇跡。

馬爾谷是伯多祿的徒弟,他就是從伯多祿這位親身目擊耶穌言行的宗徒,而得知耶穌公開生活的具體情況的。

這時伯多祿剛剛成為耶穌的門徒,對耶穌最初的言、行,自然有很深刻的印象。他清楚的記得,人們對耶穌的教導都感到很驚訝,因為他教導他們,「像一位有權威的人」,他還對「有權威」這三個字加上了一個很特別的註解:「不像經師們一樣」。

其實,論在人們面前的權威,經師們該是最有權威的人,因為他們有淵博的學識,有崇高的地位,有被人尊敬的悠久傳統。他們素來都是解經、講道的權威,甚至是至高無上的權威。

不過很有趣的卻是,在平凡、樸實的老百姓眼中,這些原來大有權威的人,在耶穌跟前竟然大幅度貶了值!對老百姓來說,耶穌的講道才有權威、才能使人們心悅誠服。對比起來,經師們的講道不過是一些陳誆濫調,一些空洞遙遠的聲音,一些沒有靈魂和生命的花言巧語。它們正是孔子所謂的「巧言令色,鮮矣仁」。

耶穌講道的權威在哪裡呢?首先當然因為他是天主子,是那位有無上權威的天主。但耶穌當時的頭上並沒有「光圈」,當時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天主,所以群眾認為他的講道有權威當是另有所指。據我看來,他的權威可能就是指他的講道能直指人心、觸及生命、使人感動。

莊子認為「有真人而後有真知」,即是說,只有真真實實的人,才會洞悉世情、通曉世事,而有真真實實的學問。耶穌是真天主又是真人,他這個「真人」不單有真知,也有真情;不單熱愛世人,也熱愛世界;不單能樂人之所樂,也能憂人之所憂,並且還有悲天憫人的大情、大愛。這樣的人,自然能說出感動人的話。

耶穌的話,也一定是從心中湧出來的,他不單用嘴巴說話,也用身體、用眼神、用充滿情感的聲調,去說出那來自他內心深處的肺腑之言。

我在小學的時候,老師教我們作文的秘訣是「有意不患無詞」,即是說,只要你心中有重要的東西要向人說,你就不怕找不到好的詞句。相反地,如果你只是學了一大堆修辭學,什麼風花雪月能說上一大堆,卻沒有什麼好的東西要急著向人說,那你離開寫好文章的境界還遠得很。

耶穌是我們的救主,他是道路、真理、生命;他愛我們愛到了極點,並要我們去活出一個更豐富的生命。所以他自然就有很多很多的話,十分十分的迫切要跟我們說。這樣的人,說起話來又怎麼會不感動人呢!

當耶穌講話時,他看到的、想到的,都是群眾。正如聖奧斯定所說:「天主創造你時不需要你,但他要救你時卻需要你。」沒有我們的回應和合作,連全能的天主都救不了我們。耶穌要給我們救恩,要帶我們走上正路,他又怎可以不獲得我們的合作、贏得我們的共鳴?

耶穌為天父存在,也為世界、為世人而存在;他的心全在我們身上。所以他說的全是生命之言。他花盡心思、嘔心瀝血,也無非是要使我們明白、讓我們感動、助我們回頭。這時,人們聽到的,已經不單是一些說出來的話語,還有的是在這些話語背後的真情和大愛。而這正是耶穌講道的權威和感人的所在。難怪連魔鬼也不得不承認:「我知道你是誰,你是天主的聖者。

耶穌的講道--及一切以基督名義而作的講道--是為信仰生命作證。它源於生命、上體天心,可以使信者悅服,使不信者醒覺,使敵對者驚訝,使魔鬼逃遁。

 

 

常年期第四主日

真人、真知、真权威

读经一:(申18:15-20):天主要派遣先知为他代言
读经二:(格前7:32-35):要一心一意事奉主
福 音:(谷1:21-28):在葛法翁讲道驱魔
中国文化: 巧言令色,鲜矣仁。有真人而后有真知。有意不患无词。

耶稣和门徒到了葛法翁,他随即在安息日进入会堂教导众人。人们对他的教导都感到惊讶,因为他教导他们,像一位有权威的人,与经师们不同。当時,在会堂里有一個附魔的人大声说:「纳匝肋人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竟来毁灭我们!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天主的圣者。」耶稣斥責他说:「不准说话,離開他走吧!」邪魔使那人痉挛了一阵,大声叫著,就从他身上走了。
(谷1:21-28)

今天马尔谷福音所记载的,是耶稣受洗和召选了幾位门徒以后,进入会堂所作的第一次公開讲道,并行了第一個驱魔的奇迹。

马尔谷是伯多禄的徒弟,他就是从伯多禄这位亲身目击耶稣言行的宗徒,而得知耶稣公開生活的具体情况的。

这時伯多禄刚刚成为耶稣的门徒,对耶稣最初的言、行,自然有很深刻的印象。他清楚的记得,人们对耶稣的教导都感到很惊讶,因为他教导他们,「像一位有权威的人」,他还对「有权威」这三個字加上了一個很特别的注解:「不像经师们一样」。

其实,论在人们面前的权威,经师们該是最有权威的人,因为他们有渊博的学识,有崇高的地位,有被人尊敬的悠久传统。他们素来都是解经、讲道的权威,甚至是至高无上的权威。

不過很有趣的却是,在平凡、朴实的老百姓眼中,这些原来大有权威的人,在耶稣跟前竟然大幅度贬了值!对老百姓来说,耶稣的讲道才有权威、才能使人们心悦诚服。对比起来,经师们的讲道不過是一些陈诓滥调,一些空洞遥遠的声音,一些没有灵魂和生命的花言巧语。它们正是孔子所谓的「巧言令色,鲜矣仁」。

耶稣讲道的权威在哪里呢?首先当然因为他是天主子,是那位有无上权威的天主。但耶稣当時的头上并没有「光圈」,当時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天主,所以群众认为他的讲道有权威当是另有所指。据我看来,他的权威可能就是指他的讲道能直指人心、触及生命、使人感动。

庄子认为「有真人而后有真知」,即是说,只有真真实实的人,才会洞悉世情、通晓世事,而有真真实实的学問。耶稣是真天主又是真人,他这個「真人」不单有真知,也有真情;不单热爱世人,也热爱世界;不单能乐人之所乐,也能忧人之所忧,并且还有悲天悯人的大情、大爱。这样的人,自然能说出感动人的话。

耶稣的话,也一定是从心中涌出来的,他不单用嘴巴说话,也用身体、用眼神、用充满情感的声调,去说出那来自他内心深处的肺腑之言。

我在小学的時候,老师教我们作文的秘诀是「有意不患无词」,即是说,只要你心中有重要的东西要向人说,你就不怕找不到好的词句。相反地,如果你只是学了一大堆修辞学,什么风花雪月能说上一大堆,却没有什么好的东西要急著向人说,那你離開写好文章的境界还遠得很。

耶稣是我们的救主,他是道路、真理、生命;他爱我们爱到了极点,并要我们去活出一個更丰富的生命。所以他自然就有很多很多的话,十分十分的迫切要跟我们说。这样的人,说起话来又怎么会不感动人呢!

当耶稣讲话時,他看到的、想到的,都是群众。正如圣奥斯定所说:「天主创造你時不需要你,但他要救你時却需要你。」没有我们的回应和合作,连全能的天主都救不了我们。耶稣要给我们救恩,要带我们走上正路,他又怎可以不获得我们的合作、赢得我们的共鸣?

耶稣为天父存在,也为世界、为世人而存在;他的心全在我们身上。所以他说的全是生命之言。他花尽心思、呕心沥血,也无非是要使我们明白、让我们感动、助我们回头。这時,人们听到的,已经不单是一些说出来的话语,还有的是在这些话语背后的真情和大爱。而这正是耶稣讲道的权威和感人的所在。难怪连魔鬼也不得不承认:「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天主的圣者。

耶稣的讲道--及一切以基督名义而作的讲道--是为信仰生命作证。它源於生命、上体天心,可以使信者悦服,使不信者醒觉,使敌对者惊讶,使魔鬼逃遁。

 

 

常年期第四主日

風雨晦明身外事,心中只有艷陽天

讀經一:(耶1:4-5,17-19):天主選定耶肋米亞作萬民的先知
讀經二:(格前12:31-13:13):沒有愛的宣講是假的
福 音:(路4:21-30):耶穌在本鄉不被接納
中國文化:老天爺你年紀大,耳又聾來眼又花;老天爺,你不會做天,你塌了吧!三日不舉火,十年不製衣。聲滿天地,若出金石。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


你們什麼也不要掛慮,只在一切事上,以懇求和祈禱,懷著感謝之心,向天主呈上你們的請求;這樣,天主那超乎各種意想的平安,必要在基督耶穌內固守你們的心思念慮。

(斐4:6-7)

其實在這段經文之前,保祿還說:你們在主內應當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應當喜樂!(斐4:4)他在得撒洛尼人前書更強調:你們要常常喜樂,不斷祈禱,事事感謝。(得前5:16-18)

常常、不斷、事事:這就是聖經給我們的啟示,是我們信仰的重點,是我們生命的基本調子,是我們人生的主旋律。所以,無論我們的實際遭遇如何,如果我們把聖經當作我們生命的「指導」的話,我們就會毫不猶疑地以喜樂的心境,去面對生命中的一切。

「常常」喜樂:就是沒有任何時間不喜樂;「不斷」祈禱:就是沒有任何情況可以令我們不祈禱;「事事」感謝:就是沒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讓我們不懷感謝之心!

但是我們怎能真的喜樂呢?人生真的是那麼的美滿嗎?一切真的是如同中國人在新年中的祝願,時時風調雨順,到處國泰民安嗎?

我們怎能真的感謝呢?我們真的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嗎?在苦澀的生命中,在顛沛流離、坎坷滿途的生活裡,硬說感謝的話,不太諷刺嗎?

我們又怎能祈禱呢?我們的天主真的是那麼值得我們信賴嗎?在這個充滿苦痛和悲哀的世界裡,天主能看到嗎?能聽到嗎?如果天主是「全能的」,他為什麼不除去世界的苦難?如果他是「全善的」,他為什麼不願意除去世界的苦難?他能夠嗎?他願意嗎?他真的愛我們嗎?

明朝有一位無名氏曾寫過這樣的一首打油詩:老天爺你年紀大,耳又聾來眼又花。你看不見人,聽不見話。殺人放火的,享盡榮華;吃素唸經的,活活餓殺。老天爺,你不會做天,你塌了吧!你不會做天,你塌了吧!

上面的打油詩難道就沒有一點點的真理嗎?天主真的是那麼「神目如電」、公正嚴明嗎?但聖經的話也決非信口開河的。因此,在世界的混亂中,在生命的風雨晦明中,我們還是應該喜樂、感謝、祈禱的!但這有可能嗎?

今天福音的真福八端,其實也很令人納悶和費解。貧窮、哀慟、受迫害等等人間的災難,我們避之唯恐不及,怎麼在基督口中,卻會搖身變為真有福呢?

其實我們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世界古往今來原本就是這個樣子的,這就是所謂「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即使在這種狀況下,確實是有人哭喪著臉度日,同時也確實是有人活得快樂而精彩。

換句話說,同樣的生命,可以有痛苦和快樂的不同結果,這全在於我們如何看這個世界,如何選擇我們的生活態度。

耶穌教我們的,是一種使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快樂的人生態度。對基督徒來說,常常喜樂、事事感謝、不斷祈禱,是可能的、可行的。條件只有一個,就是心中有天主。

神貧的人有福,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天主是他們的。而這位天主正是一切快樂和幸福的根源。當一個人心中再沒有被其他東西霸佔而充滿了天主之後,這種喜樂又有誰可以奪去呢?

風雨如晦、生命飄搖,身外事而已;只要心中充滿陽光,便足夠可以抵擋這些身外的一切。

中國的一位先賢曾子,生活十分貧窮,衣、食、住都成問題。莊子說他三日不舉火,十年不製衣。但他卻活得十分快樂,常常唱歌,聲滿天地,他的歌聲若出金石

他是活得那樣逍遙,那樣精彩,他可以連天子、諸侯、王公、大臣等等,全都不放在眼內,這就是他的所謂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意思是,連天子都不能隨便召他作臣子,即使是諸侯也夠不上做他的朋友。

為什麼他可以達到這種快樂的化境?無他,因為心中充滿生機、充滿快樂的緣故!

在我們的信仰中,願我們都有保祿忘憂的精神,有曾子快樂的懷抱,去面對生命中的一切挑戰。

 

 

現場講道(粵語)

教友證道


神父講道


現場講道文稿

主日八分半(彌撒講道)

粵語講道


普通話講道



 

徐錦堯@fr.luketsui.idv.hk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