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十九主日 2018年08月12日


常年期第十九主日

千里馬與千里糧

讀經一:(列上19:4-8):厄里亞靠著天主的食物,直往曷勒布山去
讀經二:(弗4:30-5:2):應避惡行愛德
福 音:(若6:41-51):耶穌是生命之糧
中國文化: 哀莫大於心死。 五十而知天命。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安求其能千里也!

上主的使者第二次又來拍醒厄里亞說:「起來吃吧!因為你還要走一段很遠的路。」他就起來,吃了喝了,賴那食物的力量,走了四十天四十夜。
(列上19:7-8)

厄里亞在經歷了重重的人生波折後,感到十分疲倦,他於是向天主求死說:「上主啊!我已經受夠了!現在就收去我的性命吧!」(列上19:4)

上主的先知求死,可能嗎?一個有深沉信仰的人,也會有失望的時候嗎?他們不是堅信,他們的天主是全能大力的上主,可以救他們脫離一切厄困的嗎?千里馬也有倒下來、走不動的時候嗎?

厄里亞不久前,曾在和巴耳先知的決鬥中,打 了一場漂亮的仗,大獲全勝。因為他曾成功地呼求上主,降火去焚燒和悅納他獻上的牛犢。

他還成功地為當地經歷了三年的旱災,而求得蒼天沛降甘霖,以「上主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列上18:22)的孤單,而戰勝、誅滅了巴耳的四百五十個先知。

他曾經感受過勝利的歡愉,也確實有過和上主交往的豐富經驗。他曾在百姓前昂然矗立,高舉雙手向上主祈禱,而又竟然獲得應允;在萬眾的歡呼聲中,這雖是天主的榮耀,但又怎能說不是一位蒙主特選者的殊榮呢?

不過,這一切並未能使他免於遭受迫害的厄運,也沒有使他擺脫不受失望之苦。他竟然要求上主讓他死去!因為膜拜巴耳神的王后依則貝耳決意殺害他,他終於也要無奈地開始他的流亡生活。

中國有所謂「哀莫大於心死」的成語。其實,聖經和教會裡的不少大聖大賢,在他們一生的崎嶇旅程中,也曾有過不少「心死」的時候。

連孔子這樣豁達的人,也有五十而知天命的體會和無奈。他一生坎坷的經歷,使他徹悟到才不可終恃,力也不可終恃的真理,也知道人生確有許多限制。我們生存和活動的空間,原來是極之有限的,這就是「天命」;天命就是限制。

我們不是也曾見過有些心理學家,他們在幫助了許多人從自殺邊緣回頭後,自己卻免不了最終踏上自殺之路嗎?

我們有時也會看到某些社會上的風雲人物,背後原來有個破碎的家、有一段無以為繼的婚姻、有一群教而不善的子女。

我們不是也試過在病中連走一步路也覺得很困難嗎?不是也試過在牙痛到極點時,竟然也曾想到以一死去求解脫嗎?

如果連先知,這些「天主的人」,也有想到求死的時候,我們又是什麼呢?即使我們正處在痛不欲生的邊緣、對生命感到無比的厭倦,那又算什麼呢?

但一切都因上主而有了轉機。這就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還要走一段很遠的路」,你不能以死去解決問題。所以「你要吃」!吃什麼?吃上主給的食物。就靠這食物,厄里亞走了四十天、四十夜!

我就是生命之糧」,耶穌說:「你們的祖先在曠野中吃過瑪納,仍然死去」,他們走不了多遠。「然而,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糧,為使吃了的人不會死去。」(若6:48-50)

這食糧是什麼呢?「我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生命之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活到永遠。」(若6:51)

這食糧會幫助我們走,一生的走;走到人生的盡頭,走到地老天荒,走到生命的無窮深處。

天主所創造的我們,每一個人和所有的人都是千里馬;因為全能、全善的天主,絕不會在世間創造廢物!我們可以走,走千里。

然而,「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安求其能千里也!」(韓愈)沒有千里之糧,又怎麼可以走千里之遙呢?

我們為什麼不多吃這「生命之糧」,好使我們能日行千里,能夠一口氣地走他個「四十日、四十夜」,一直走到永生的彼岸呢?

 

常年期第十九主日

千里马与千里粮

读经一:(列上19:4-8):厄里亚靠著天主的食物,直往曷勒布山去
读经二:(弗4:30-5:2):应避恶行爱德
福 音:(若6:41-51):耶稣是生命之粮
中国文化: 哀莫大於心死。五十而知天命。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安求其能千里也!

上主的使者第二次又来拍醒厄里亚说:「起来吃吧!因为你还要走一段很遠的路。」他就起来,吃了喝了,赖那食物的力量,走了四十天四十夜。
(列上19:7-8)

厄里亚在经历了重重的人生波折后,感到十分疲倦,他於是向天主求死说:「上主啊!我已经受够了!现在就收去我的性命吧!」(列上19:4)

上主的先知求死,可能吗?一個有深沉信仰的人,也会有失望的時候吗?他们不是坚信,他们的天主是全能大力的上主,可以救他们脱離一切厄困的吗?千里马也有倒下来、走不动的時候吗?

厄里亚不久前,曾在和巴耳先知的决斗中,打 了一场漂亮的仗,大获全胜。因为他曾成功地呼求上主,降火去焚烧和悦纳他献上的牛犊。

他还成功地为当地经历了三年的旱灾,而求得苍天沛降甘霖,以「上主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列上18:22)的孤单,而战胜、诛灭了巴耳的四百五十個先知。

他曾经感受過胜利的欢愉,也确实有過和上主交往的丰富经验。他曾在百姓前昂然矗立,高举双手向上主祈祷,而又竟然获得应允;在万众的欢呼声中,这虽是天主的荣耀,但又怎能说不是一位蒙主特选者的殊荣呢?

不過,这一切并未能使他免於遭受迫害的厄运,也没有使他摆脱不受失望之苦。他竟然要求上主让他死去!因为膜拜巴耳神的王后依则贝耳决意杀害他,他终於也要无奈地開始他的流亡生活。

中国有所谓「哀莫大於心死」的成语。其实,圣经和教会里的不少大圣大贤,在他们一生的崎嶇旅程中,也曾有過不少「心死」的時候。

连孔子这样豁达的人,也有五十而知天命的体会和无奈。他一生坎坷的经历,使他彻悟到才不可终恃,力也不可终恃的真理,也知道人生确有许多限制。我们生存和活动的空间,原来是极之有限的,这就是「天命」;天命就是限制。

我们不是也曾见過有些心理学家,他们在帮助了许多人从自杀边缘回头后,自己却免不了最终踏上自杀之路吗?

我们有時也会看到某些社会上的风云人物,背后原来有個破碎的家、有一段无以为继的婚姻、有一群教而不善的子女。

我们不是也试過在病中连走一步路也觉得很困难吗?不是也试過在牙痛到极点時,竟然也曾想到以一死去求解脱吗?

如果连先知,这些「天主的人」,也有想到求死的時候,我们又是什么呢?即使我们正处在痛不欲生的边缘、对生命感到无比的厌倦,那又算什么呢?

但一切都因上主而有了转机。这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还要走一段很遠的路」,你不能以死去解决問题。所以「你要吃」!吃什么?吃上主给的食物。就靠这食物,厄里亚走了四十天、四十夜!

我就是生命之粮」,耶稣说:「你们的祖先在旷野中吃過玛纳,仍然死去」,他们走不了多遠。「然而,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为使吃了的人不会死去。」(若6:48-50)

这食粮是什么呢?「我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生命之粮,谁若吃了这食粮,必要活到永遠。」(若6:51)

这食粮会帮助我们走,一生的走;走到人生的尽头,走到地老天荒,走到生命的无穷深处。

天主所创造的我们,每一個人和所有的人都是千里马;因为全能、全善的天主,绝不会在世间创造废物!我们可以走,走千里。

然而,「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安求其能千里也!」(韩愈)没有千里之粮,又怎么可以走千里之遥呢?

我们为什么不多吃这「生命之粮」,好使我们能日行千里,能够一口气地走他個「四十日、四十夜」,一直走到永生的彼岸呢?

 

現場講道(粵語)

教友證道


神父講道


現場講道文稿

主日八分半(彌撒講道)

粵語講道


普通話講道



 

徐錦堯@fr.luketsui.idv.hk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