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錦堯論盡天下

世貿中心、九一一 2011年02月07日

草此文時是十月九日,是美英等國向阿富汗大舉轟炸後的第二日。文章內容是9.11當日我在澳洲給當地華人教會演講時臨時加進去的談話。雖然經過了整整五個星期,我們已經聽了許多不同的聲音,但我仍然覺得我個多月前的看法,值得再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第一、韓愈說得好:「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如果我們只看到911的有形暴力,而看不到其背後的「無形暴力」,和隱藏其中世世代代以來的「大不平」和「大怨憤」,那我們便不可能面對這個問題,更不要說能解決它。

911必須讓我們痛下決心的追問到底:究竟有什麼「不平」是潛藏在我們的世界中?為什麼這個「不平」的程度竟然大到會讓一批為數不少的「死士」去以生命作訴求?單單「狂熱」兩個字就可以說明問題的深刻和可怕嗎?在基督文明與伊斯蘭文明之間、東方文明與西方文明之間、北方文明與南方文明之間,真的存有彼此的平等和互相的尊重嗎?還是只有單向的欺侮和鎮壓?

我不贊成任何形式的暴力,但我們可有想過,行使暴力者本身也有可能是「受迫害者」,甚至是世世代代以來的「受害者」呢?

第二、弱者的反噬。森林世界有的是血腥的弱肉強食;文明世界有的卻是「文明的」弱肉強食。刀槍可以殺人,禮教也一樣可以殺人。墨子老早觀察到:殺一人者可被判死罪,殺一國者卻可成為英雄(墨子:非攻)。弱者在走投無路之餘,也就只有挺而走險。

我們要深思的是:為什麼我們的世界不是一個強者可以發展、弱者也一樣可以生存的世界?為什麼連法國之盛,也害怕被英語文化所動搖或吞併?為什麼我們不能共同努力去創建一種「肯定自己、欣賞別人;學習別人、成就自己」的多元世界新文明?

第三、共同的安全。歐洲一批過氣政治家曾於七零年代主張,世界和平的重點不是「互相防禦」,而是「共同防禦」;只有大家一起努力追求共同的安全(Common security),我們才有真正的安全。

孔子說「民無信不立」,這種互信,是一國存在的基礎,也是世界永久和平之所繫。任何國家的單方面安全都極不可靠。911應該給我們看到「世界沒有常存的城」,強大安全如美國的,也不是絕對安全的去處。

真的,如果你要消滅一個敵人,最徹底的方法,就只有做他的朋友。

第四、重建天父家。也許天主教和基督教以後最重要的任務,是在每天唱或唸天主經的時候都提醒自己:我們只有一個天父,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家,我們大家都是兄弟姊妹。也許讓正義、仁愛、和平的天國蒞臨人間,才是教會從今天一直到世界末日的最大使命。 

2011年02月07日

為消除誤會而努力


2011年02月07日

多極世界與世界大同


2011年02月07日

為美國祈禱


2011年02月07日

聖父年的省思


2011年02月07日

世界風雲迭起,教會如履薄冰


2011年02月07日

世界胸襟是什麼?


2011年02月07日

歐洲福傳之旅雜感


2011年02月07日

德 遊 記 (上)


2011年02月07日

從中美軍機碰撞說世界和平


2011年02月07日

再見了,美國!


 

徐錦堯@fr.luketsui.idv.hk 2019